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恋文 >

爱上情敌 下

时间:2016-08-08 22:19 标签:
甜梦文为您提供爱上情敌 下全文阅读,爱上情敌 下TXT下载,耽美小说尽在甜梦文。

第四十三话

乔梁边往食堂走边想,韩浩东还真他妈来洛平了啊。这小子要干什么。

刚刚看到韩浩东身后的是四班那几个,靠,什么情况,转去四班了?

郭鹏看他心不在焉的又询问了两句,可是乔梁真是无从说起,敷衍着就算过去了。

这饭吃的不怎么顺心思,他们到食堂的时候简直人满为患。

暂时还没找到坐着的地方不说,郭鹏毛愣三光的愣是把一个妹子的餐盘给周地上去了。

又是道歉又是给人家排队重新打的,乔梁看的这个闹心。

他站在队伍外边等着郭鹏打完饭出来,眼睛在就餐区来回扫。

扫到许耀阳和徐宁了。

于是果断端着餐盘的跟郭鹏挤了过去。

他往徐宁旁边一坐,然后头一甩:郭子你坐对面。

郭鹏挺难为的,让他挨着许耀阳坐啊,他支支吾吾:我坐我

墨迹毛线啊,乔梁筷子一抬:不坐就一边去,事多呢。

郭鹏这才蔫吧了的坐在了许耀阳左边。

乔梁不知道许耀阳知不知道韩浩东真的转来了,他抬头看了看吃着饭的许耀阳,脚在桌子底下踢了人家一下。

寻思你怎么不理我呢。看许耀阳没理他,他又用力的踢了一脚。

嘿,还没事人似的。

乔梁打算再用点力,抬起来的脚没等落下呢。

郭鹏不干了:你特么老踢我干毛啊?

乔梁愣,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下面,确实是,他踢的是郭鹏的。许耀阳的脚根本就没在桌子下面。

他收回了腿好好吃饭,却总觉得校服的衣服袖子太碍事,怕沾到菜汁的撸起了袖子。

一抬手,不小心餐盘边缘刮到衬衫袖口的扣子,带了个侧翻,这回好,汤汤水水的菜弄了一裤子。还是他妈相当尴尬的部位。

得,这饭没个吃了,他起身要回寝室换衣服。一摸兜,钥匙没带。

刚要开口借,许耀阳已经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回去。

乔梁心里乐,端着剩的没多少菜的餐盘屁颠屁颠的跟着许耀阳去倒,回身跟郭鹏说他先走了,然后又冲徐宁的背影撇了撇嘴。

天地良心,饭菜真是他不小心碰到身上的。

可是许耀阳进了寝室屋就把他拽了过去:你是特意这么做的么。

谁特意了?乔梁不满的推开他:起开,我换衣服。

心想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有那么心机深重么。我他妈只不过是心想事砸罢了。

他刚把外裤脱了,却觉得被许耀阳盯着看有不好的预感。

你,你看什么啊,乔梁语气有点弱。

许耀阳抱着肩的坐在了床上:我在想你是不是想要了,所以才来这么一出。

靠!乔梁真想抽他丫的。

不过确实有这个嫌疑,他承认看见许耀阳跟徐宁一起吃饭就不爽,但他真没想特意制造机会俩人单独回寝室。这,真是真的。

许耀阳哪容他想啊,直接欺身压了上来。

乔梁裤子还没套上呢,就被按在床上了,他瞪眼看着支在他身上低头看他的许耀阳:疯了啊,一会儿回来人了。这正是自由时间,回寝室的也有,万一谁推门进来,看到这样的画面也太他妈闹眼睛了吧。

许耀阳嘴角一扯,敲了乔梁额头一下:最后一节课逃课干什么去了。

打篮球啊。乔梁理直气壮:我昨天不是说了我想玩了么。

我不也说了会陪你玩的么。许耀阳低身在身下人颈窝处闻了闻,啪的一拍乔梁光着的大白腿:给我洗澡去。说完起身坐了起来。

等你陪我玩那都什么时候了,放假啊?乔梁如获大赦的也腾的坐了起来。

废话,不用你说小爷也打算去呢,一身的汗味我还受不了呢。

他快速的穿好,然后收拾了东西的准备去洗澡。

刚拎着浴筐要出去,许耀阳又把他拽了回来。

干啥?乔梁回身问。

许耀阳伸手给乔梁整了整衬衫领口,晚自习上课之前回来,不许晚。说完身高腿长的倒是先开门出去了。

乔梁赶紧看表,不到四十分钟,太足够了。然后突然觉得许耀阳像是在养儿子,妈的。

他蹭蹭的下了楼,撒丫子往学校浴室跑。

春天和秋天算乔梁最喜欢的季节了。不冷不热,穿的衣服也是不薄不厚,轻便舒适。

一路上碰见几个路过的熟人,说了会话。虽然上晚课之前得回来,但是他也就是冲个澡,去去身上打篮球玩出来的汗,不用一会儿功夫就能出来。

况且澡堂子就在小卖铺后面,几分钟的路程。他不紧不慢的晃悠的去了。

还别说,人还真有点多,他去门口老大爷那取了柜子钥匙,压了学生卡后上楼。

女生浴室在一楼,男生在二楼。这么不平等呢,为啥他们就要爬那又陡又窄的楼梯啊。

他看了看那几个叽叽喳喳拐进去女浴室的女同学,他正走到楼梯一半的视线角度,刚好能看见打头那女生胀满的胸部。

最是那一低头的功夫,连人家穿了什么颜色的胸衣都看的一清二楚。

他愣了一下,决定应该找机会把这事跟郭鹏分享一下,郭鹏就喜欢胸大的。

心里不禁想笑,这要是告诉了那小子,www.tianmengwen.com 甜梦文,我们共同的家!还不得天天来这蹲点着啊。

然后忽然醒悟,擦,这想法也太变态了,太龌龊了,人家姑娘倒不倒霉。

加快了脚步的上了楼,开了柜门后开始脱衣服。

说实话,自从跟许耀阳在一起之后他就发现他已经不能直视男澡堂子了。

虽然进进出出同性的身体都是跟他一样的构造,但是他还是觉得有哪里奇怪。

总是不敢去看,也不敢被看一样。

他打开水龙头调着水。

听起来旁边那两个哥们好像正在研究哪个女生,阵阵怪笑听的乔梁直起鸡皮疙瘩。

洗澡的时候最适合干嘛,思考人生。

乔梁一边冲着水一边视线穿过雾气蒙蒙的水雾看着瓷砖墙面。

他第一件事想的就是韩浩东的事。

假期的时候他算见过韩浩东两次,每次给他的感觉都是这小子是个十足的痞子。

这回一下子看起来正常了像是特么在预告着什么。

乔梁虽然了解了整件事情,但是他不了解韩浩东这个人。既然两方家里已经都解决并且把事情压下来私了了。

那这小子还要干什么,他能干什么。这里可是学校。

说白了,这些所有的心情都是因为乔梁在担心许耀阳。

而这事他也不知道许耀阳知不知道,想到这他还是决定晚自习时候跟许耀阳透透气,旁敲侧击的说说。

正在那打了沐浴液然后弯腰要洗头的时候就发现澡堂子里陆陆续续的都洗完了。

一走一路过的都是陌生的眼神扫他。

乔梁纳闷啊,都是同一拨来的么,这么神同步的都洗完了?

有一个他不认识的男生过来跟他说:嘿,还洗呢,马上要停水了。

卧槽!乔梁一听,低头看了看满身的泡沫,急的不行,连忙冲洗。

愚礼 2015128 11:12:01

脚下一滑,逼的他是连忙抓住了路过一哥们的胳膊。

站稳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冲人家点了点头,妈的,却发现是徐士壮。他说怎么那胳膊那么多肉呢。

徐士壮显然也认出他了,嘴一撇:呵,巧啊乔梁。

乔梁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真想回一句,巧你麻痹啊。

可是他没有,他暂时可不想惹事。他安静的转过去关了花洒开关转身往出走。

哎别走啊。徐士壮喊了一嘴。

乔梁回身:你有事?

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几个走在后面的男生回头回脑的看着僵峙着的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徐士壮等人都转过去了,笑了,一笑眼睛都特么没了,还阴阳怪气的。

原本澡堂子这地方就特么不适合聊天,都光着身子,聊你妹啊。

乔梁有点不耐烦了,一会儿别再回去晚了。他没理后面的死胖子,去开柜子穿衣服。

徐士壮开口了:我说你喜欢男的吧。

乔梁身子一僵。

我听我班新来那个说,你好像喜欢男的。徐士壮在身后不依不饶。

乔梁骂了一句:草,你特么有毛病啊。

徐士壮也挪着步子,满身肥肉的走了出来,伸手去开柜子:是我有毛病还是你有毛病啊,你变态啊?

要是凭时,乔梁认为他很快拳头就过去了,可是他并没有,他有点底气不足。

果然是他妈韩浩东那逼说的么。

就是他的犹犹豫豫,让徐士壮更来劲了:我操,够可以啊,你是上边那个还是下边那个啊。

乔梁快速套着衣服,强忍着怒气的手上动作不停,他没法反驳,他能说什么。

我知道,徐士壮站了过来看着穿衣服的乔梁:就是上次打架你没来,替你来的你班那个男生吧,长得挺帅的,我班有几个女生天天花痴他,没招啊,人家不喜欢女的,哈哈,你说我要是把你俩的事传一传得多少女生心都碎了啊,那该多精彩啊

乔梁最后一件穿完,回头道:徐士壮,你别嘴贱的像个娘们一样。

哟,变相承认了是吧。徐士壮嗤笑:这事有意思。

乔梁决定不再听他逼逼,转身就走。耳不听心不烦。

徐士壮在身后喊了一嘴:要我不说也可以,上次那小子可是给我们弄得挺惨,大恒到现在还怕他呢,让他好好跟我们哥几个道个歉,咱这事就过去了。

妈的,你做梦呢吧。乔梁瞪他一眼走了。

不道歉也成,胖子还在说:那我觉得很快就有人知道你们的事了。

乔梁吸了一口气的走回来,正好碰见两个回来取东西的男生,他也没在意,盯着徐士壮问道:你特么确定你一定要说出去是么。

徐士壮一副你害怕了吧的表情:废话,老子说到做到。

面对嘴贱的人,要么就不理,要么就大胆还击,人生那么短,小爷凭什么给你脸。

乔梁踩着中间的长矮椅就跳过去了,直接照着徐士壮肚子就是一拳,感觉肥肥的一点不吃力,又抬手把上面开着的铁柜门一摔,砸在了胖子的面门上。

听着徐士壮毫无防备被揍的哀叫谩骂,乔梁蹭的窜出了更衣室。

那两个刚走出去没多远的男生不明所以的听着里面的嚎叫。

乔梁却觉得有点小爽,麻痹澡堂子真是个好地方,也没有监控,爱谁谁,就打你了怎么的吧。下次实在不行约架就选这里,妥妥的没问题。

再说了,他打不打,他知道徐士壮都一定会犯贱的瞎逼逼,那何不痛快点呢。

往班级走,一路划拉着头发,到班级了,头发也干了。

可是回班后看到坐在那的许耀阳他就有点愁了,徐士壮要是真把他俩的事抖落出去,那他妈也太操蛋了吧。

虽然他皮惯了,向来都不在意什么别人的看法。以前不管是抽烟打架还是逃课上网吧,怎么说都有点变态的叛逆感。

这回特么的是喜欢男生,这就是纯粹的变态了,跟叛逆不叛逆没关了。

那许耀阳呢。

乔梁有点慌,刚才自己还臭嘚瑟的把人家徐士壮给打了,要是那张破嘴添油加醋,我了个擦,没好了就。

他回到座位把浴筐放在了脚边,回头才看见桌堂里的一大盒饼干。

他回头:你买的?

许耀阳抬头:晚饭都洒了,又去洗了澡,怕你饿。

乔梁听了心里这个暖,开心的转了回来。烦心事忘了一大半。

嚼着饼干的声音伴随着晚自习上课铃响了。

同学们一看,看晚自习的是化学老师,都乐了,在他们那,这是最老实最不管闲事的一个老师了。

果然,化学老师只是在屋里转了一圈,查了查人数,就回办公室了。

屋里瞬间前后门都关上了,开始小型交流会了又,嗡嗡的声音听着却不让人心烦。

(甜梦文:www.tianmengsk.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